您的位置:扣扣族  >  文体  >  林海音儿童文学全集(全6册套装)城南旧事+童年和童心+会唱的球+窗口的画+想飞的乌龟+伞上一片天 中小学生课外阅读书籍 儿童文学
林海音儿童文学全集(全6册套装)城南旧事+童年和童心+会唱的球+窗口的画+想飞的乌龟+伞上一片天 中小学生课外阅读书籍 儿童文学

林海音儿童文学全集(全6册套装)城南旧事+童年和童心+会唱的球+窗口的画+想飞的乌龟+伞上一片天 中小学生课外阅读书籍 儿童文学

券后价¥89.8领优惠券¥3

原价:92.8元9.68折距离结束:

去天猫抢购>>收藏

扫码有惊喜!

基本信息

 

书名:林海音儿童文学全集(全6册套装)

出版社 :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

出版日期:2018.12.1

ISBN:9787568263740

定价:219.00元

开本:32开

版次:1

装帧:平装

作者:林海音

 


编辑推荐


 

每个孩子的童年,都应该有一套林海音。国宝级儿童文学大师林海音,写给孩子不一样的童年。读林海音,让孩子遇见和妈妈一样美丽的童年。90幅纯美彩绘插图,纯美珍藏版

1. 国宝级儿童文学大师作品

林海音,著名儿童文学作家,被誉为“儿童文学大师”,曾获世界华文作家协会颁赠的“终身成就奖”、第二届五四奖“文学贡献奖”、图书主编金鼎奖等。

2. 纯美•彩绘•珍藏版

国内著名插画师Lily和Cindy联手合作耗时一年,创作手绘插图90幅,让阅读更具情景。

3. 专业编辑,匠心制作,更适合孩子的林海音作品代表作

☆在编辑过程中,更贴合儿童读者的阅读取向,剔除了如《小红鞋》《烛》《婚姻的故事》等婚姻伦理类文章,全部选取儿童文学作品进行收录,给孩子更经典的林海音作品集。

☆内容经过专业校对,排查过往版本错漏百余处;经全新排版,版式舒适清晰,提高阅读的舒适度。

☆内文采用超级压光环保道林纸印刷,纸张柔韧,不伤手、环保护眼,让孩子的阅读更健康。

4. 全六册,涵盖林海音儿童文学全部作品

《城南旧事》:林海音独步文坛的经典自传体小说,入选《亚洲周刊》“20世纪中文小说一百强”。教育部推荐、新课标必读书目

《童年和童心》:林海音儿童文学•散文集。收录《我的童玩》《北平漫笔》《在胡同里长大》等名篇。林海音描写的儿童的种种,都透露出对生活的关切,而又有着如春风般的纯柔温驯感。

《会唱的球》:林海音儿童文学•小说集。收录《两粒芝麻》《鸟仔卦》《周记本》等名篇。林海音独树一帜的教育小说,以自然的、不着痕迹的手法,给小读者深刻的成长理念。

《窗口的画》:林海音儿童文学•记事小品。收录《冬青树》《鸭的喜剧》《秋游狮头山》等名篇。林海音颇具口碑的生活记事小品文,通过对生活细致入微的观察,用细腻平实的笔法,将生活、学习、游玩等普通日常,鲜活地展示在小读者面前。

《想飞的乌龟》:林海音儿童文学•童话寓言集。收录《我们都长大了》《井底蛙》、林海音译《伊索寓言》等名篇。林海音颇受欢迎的童话、寓言故事,以孩子的视角看世界,用清新、温暖的笔触,书写了一个个精彩的故事。晨读、睡前必备短篇故事集。

《伞上一片天》:林海音儿童文学•怀旧散文集。收录《新竹白粉》《台北温泉漫写》《台湾的香花》等篇目。更能体现林海音温暖情怀的怀旧式散文,细腻、率真的文笔下的旧事,以及大时代中的小故事,温暖着孩子柔软的心灵。


5.众多名家一致推荐,中国孩子都读过的经典作品

上海是张爱玲的,北京是林海音的。

——余光中

林海音天性喜欢小孩,一写到小孩,她总会充满兴致地勾勒出他们可爱的形象,虽然只是精简的几笔,却能在读者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,可见她对小孩的观察和了解已经达到令人心服的深度。

——儿童文学泰斗  林良

林海音先生常把生活中平淡的事说得有趣、写得生动,这样的作品也就很接近儿童心灵及趣味。

——著名儿童文学作家  桂文亚



内容简介


《城南旧事》是林海音的一部自传体小说,首次出版于1960年。林海音对北京有着深厚的情感,本书以她7岁到13岁的生活为背景,将童年生活细致地展现在了小读者的面前。《城南旧事》既是她童年生活的写照,更是当年北京平民生活的写真。本书艺术特色鲜明,表现手法独具一格,以孩童清澈的视角,透过英子天真、童稚的双眼,观看大人世界的喜怒哀乐、悲欢离合,道尽了人世复杂的情感交错。林海音将温暖感动的童年故事,融入了字里行间,感动着一代又一代的读者。      《童年和童心》是一本林海音先生的散文集,以作者回忆儿时在北京的故事为主题,共收录了16篇作品,其中如《北平漫笔》《在胡同里长大》《苦念北平》《我的童玩》等名篇,已为读者熟知。作者用轻松的笔调,向小读者们展示了童年的乐趣,这些散文名篇是我国中小学生阅读的最佳读物,不论写景、记事、抒情,都是散文典范。林海音先生用慧心寓教于乐,文风轻松淳朴,不但历久弥新,更加温暖真挚,给小读者们最好的童年记事。    《会唱的球》是一本林海音先生的短篇小说集。全书弥漫着浓郁的怀旧气息,作者以一种自然的、不着痕迹的手法将其怀念童年、思念北京的心情展现给读者。书中收录了《两粒芝麻》《鸟仔卦》《周记本》《会唱的球》等名篇,大多为林海音在台湾生活的一些纪实小说,以林海音独树一帜的教育小说为主,小题材中却蕴含了深刻的教育理念,在让读者受到启发和感动的同时,更深刻地体现出其对学生的关爱之情。   《窗口的画》是一本林海音先生的散文集。精选了作者的生活记事小品文,包括《冬青树》《鸭的喜剧》《窗口的画》《秋游狮头山》等篇目最为著名,且其中有很多都入选了我国小学语文教材,是小读者们一定不能错过的大师作品。作者通过对生活细致入微的观察,用细腻平实的笔法,将生活、学习、游玩等最普通的日常,鲜活地展示在读者面前,生动地体现了林海音先生热爱生活、善于观察生活和理解生活的一面。    《想飞的乌龟》是林海音先生写给孩子的一本童话和寓言合集。其中童话大多为原创,包括《我们都长大了》《井底蛙》《哈哈哈》《迟到》等名篇;寓言为林海音翻译、编写的《伊索寓言》作品,有《说谎的猴子》《小鱼的承诺》《狐狸先生的酸葡萄》《北风和太阳》等我们耳熟能详的故事,是小读者们最佳的课外读物。全书以孩子的视角看世界,用清新、温暖的笔触书写了一个个精彩、经典的童话和寓言故事,让小读者读来感到亲切,犹如在聆听小伙伴的谈话。    《伞上一片天》是林海音先生的一本散文集。在林海音的作品中,有不少散文是回忆老北平的,这也是他童年生活中的重要记忆;也有一些散文是长大后回台湾的所见所闻。本书选取了林海音初到台湾时的一些记事散文,包括《新竹白粉》《台北温泉漫写》《台湾的香花》等篇目,作品细腻、率真,语言结构独特,艺术特色鲜明,不仅可以让小读者领略台湾的风光趣事,更能读懂林海音作为一代名家对生活的理解。


 

作者简介


 

林海音(1918—2001)

中国著名儿童文学大师。原名林含英,生于日本大阪,早年随父母到北京,曾就读于北平女子师范和北平新闻专科学校,并任《世界日报》记者。后赴台湾居住,曾任《联合报》副刊主编等职。

一生创作了多部长篇小说和短篇小说集、散文集,其中《城南旧事》颇具代表性;她的儿童小说、儿童散文和童话在中国文坛独树一帜,深为小读者欢迎,其中《我的童玩》《窃读记》《冬青树》等名篇入选中小学语文课本。


媒体推荐


 

上海是张爱玲的,北京是林海音的。

——余光中

我被小说《城南旧事》中那种沉沉的相思、淡淡的哀愁深深打动了,整部小说充满了朴素、温馨的思想感情。当这部影片上映后,这种情感同样打动了无数的观众。 

——电影《城南旧事》导演 吴贻弓

林海音的文笔善写动作和声音,而她又从不滥用渲染,不多用长句,淡淡几笔,情景立现。因此看似简单的回忆,却能深深地感动人。

——著名作家、翻译家  齐邦媛

林海音天性喜欢小孩,一写到小孩,她总会充满兴致地勾勒出他们可爱的形象,虽然只是精简的几笔,却能在读者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,可见她对小孩的观察和了解已经达到令人心服的深度。

——儿童文学泰斗  林良

林海音先生无论在讨论事情或谈天时,常会不自觉流露出天真,这个天真不是造作,是很自然地把她看见的事情描述出来。她常把生活中平淡的事说得有趣、写得生动,这样的作品也就很接近儿童心灵及趣味。

——著名儿童文学作家  桂文亚

林海音的文笔善写动作和声音,而她又从不滥用渲染,不多用长句,淡淡几笔,情景立现。因此看似简单的回忆,却能深深地感动人。有了这样的核心,这些童年的旧事可以移植到其他非特定的时空里去,成为许多人共同的回忆了。

——著名作家、翻译家  齐邦媛

请不要为了那页已消逝的时光而惆怅,如果这就是成长,那么就让我们安之若素。



 


 


目录


 

《城南旧事》 

城南旧事(代序) / 001

惠安馆传奇 / 011

我们看海去 / 097

兰姨娘 / 141

驴打滚儿 / 177

爸爸的花儿落了 我也不再是小孩子 / 203

冬阳•童年•骆驼队(后记) / 217


《童年和童心》

我的童玩 / 001

文华阁剪发记 / 011

北平漫笔 / 025

天桥上当记 / 057

虎坊桥 / 069

骑毛驴儿逛白云观 / 079

苦念北平 / 085

在胡同里长大 / 091

骑小驴儿上西山 / 099

家住书坊边 / 105

我的京味儿回忆录 / 121

城墙•天桥•四合院儿 / 147

难忘的两座桥 / 157

闲庭寂寂景萧条 / 163

访母校•忆儿时 / 179

童年和童心 / 189


《会唱的球》

周记本 / 001

母亲是个好榜样 / 015

地坛乐园 / 025

鸟仔卦 / 063

贫非罪 / 077

谢谢你,小姑娘 / 087

白兔跳 / 093

两粒芝麻 / 101

玫瑰 / 111

萝卜干的滋味 / 127

穷汉养娇儿 / 137

爸爸不在家 / 155

会唱的球 / 161


《窗口的画》

冬青树 / 001

鸭的喜剧 / 007

看象 / 015

妈妈说,不行 / 027

好日子 / 033

窗 / 041

门 / 045

狗 / 049

窗口的画 / 053

友情 / 057

灯 / 061

书桌 / 065

小林的伞 / 073

三只丑小鸭 / 079

今天是星期天 / 085

春 / 095

雨 / 099

绢笠町忆往 / 105

秋游狮头山 / 113

日落百老汇 / 121

寂寞之友 / 127

访马克•吐温故居 / 133


在线试读


 

《城南旧事》 

   城南旧事(代序)

林海音

差不多快十年了,我写过一篇题名《忆儿时》的小稿,现在把它抄写在这里:


我的生活兴趣极广泛,也极平凡。我喜欢热闹,怕寂寞,从小就爱往人群里钻。

记得小时在北平的夏天晚上,搬个小板凳挤在大人群里听鬼故事,越听越怕,越怕越要听。猛一回头,看见黑黝黝的夹竹桃花盆里,小猫正在捉壁虎,不禁吓得呀呀乱叫。于是把板凳往前挪挪,仍是怂恿着大人讲下去。

在我七八岁的时候,北平有一种穿街绕巷的“唱话匣子的”,给我很深刻的印象。也是在夏季,每天晚饭后,抹抹嘴急忙跑到大门外去张望。先是卖晚香玉的来了。用晚香玉串成美丽的大花篮,一根长竹竿上挂着五六只,妇女们喜欢买来挂在卧室里,晚上满室生香。再过一会儿,“换电灯泡儿的”又过来了。他背着匣子,里面全是些新新旧旧的灯泡,贴几个钱,拿家里断了丝的跟他换新的。到今天我还不明白,他拿了旧灯泡去做什么用。然后,我最盼望的“唱话匣子的”来了,背着“话匣子”(后来改叫留声机,现在要说电唱机了!),提着胜利公司商标上那个狗听留声机的那种大喇叭。我便飞跑进家,一定要求母亲叫他进来。母亲被搅不过,总会依了我。只要母亲一答应,我又拔脚飞跑出去,还没跑出大门就喊:

“唱话匣子的!别走!别走!”

其实那个唱话匣子的看见我跑进家去,当然就会在门口等着,不得到结果,他是不会走掉的。讲价钱的时候,门口围上一群街坊的小孩和老妈子。讲好价钱进来,围着的人便会挨挨蹭蹭地跟进来,北平的土话这叫作“听蹭儿”。我有时大大方方地全让他们进来;有时讨厌哪一个便推他出去,把大门砰的一关,好不威风!

唱话匣子的人,把那大喇叭安在话匣子上,然后装上百代公司的唱片。片子转动了,先是那两句开场白:“百代公司特请梅兰芳老板唱《宇宙锋》”,金刚钻的针头在早该退休的唱片上摩擦出吱吱扭扭的声音,昀怖驳爻鹄戳耍惺毕衩校惺毕衿坡唷H绻龅叫碌降某挂蛹勰兀〔还蛭鞘熘鞴耍詈笞芑崛纳弦黄堆笕舜笮Α罚姑怀兀蠹揖托ζ鹄戳耍鹊秸嬲笕舜笮κ保蠡锒Φ眯祝液搴宓匮莩隽私源蠡断驳“大团圆”结局。

母亲时代的儿童教育和我们现代不同,比如妈妈那时候交给老妈子一块钱(多么有用的一块钱!),叫她带我们小孩子到“城南游艺园”去,便可以消磨一整天和一整晚。没有人说这是不合理的。因为那时候的母亲并不注重“不要带儿童到公共场所”的教条。

那时候的老妈子也真够厉害,进了游艺园就得由她安排,她爱听张笑影的文明戏《锯碗丁》《春阿氏》,我就不能到大戏场里听雪艳琴的《梅玉配》。后来去熟了,胆子也大了,便找个题目——要两大枚(两个铜板)上厕所,溜出来到各处乱闯。看穿燕尾服的变戏法儿;看扎着长辫子的姑娘唱大鼓;看露天电影郑小秋的《空谷兰》。大戏场里,男女分坐(包厢例外)。有时观众在给“扔手巾把儿的”叫好,摆瓜子碟儿的、卖玉兰花的、卖糖果的、要茶钱的,穿来穿去,吵吵闹闹,有时或许赶上一位发脾气的观众老爷飞茶壶。戏台上这边贴着戏报子,那边贴着“奉厅谕:禁止怪声叫好”的大字,但是看了反而使人嗓子眼儿痒痒,非喊两声“好”不过瘾。

大戏总是最后散场,已经夜半,雇洋车回家,刚上车就睡着了。我不明白那时候的大人是什么心理,已经十二点多了,还不许入睡,坐在她们(母亲或是老妈子)的身上,打着瞌睡,她们却时时摇动你说:“别睡!快到家了!”后来我问母亲,为什么不许困得要命的小孩睡觉?母亲说,一则怕着凉,再则怕睡得魂儿回不了家。

多少年后,城南游艺园改建了屠宰场,城南的繁华早已随着首都的南迁而没落了,偶然从那里经过,便有不胜今昔之感。这并非是眷恋昔日的热闹生活,那时的社会习俗并不值得一提,只是因为那些事情都是在童年经历的。那是真正的欢乐,无忧无虑、不折不扣的欢乐。(1951年7月28日)


我记得写上面这段小文的时候,便曾想:为了回忆童年,使之永恒,我何不写些故事,以我的童年为背景呢?于是这几年来,我陆续地完成了本书的这几篇。它们的故事不一定是真的,但写着它们的时候,人物却不断地涌现在我的眼前:斜着嘴笑的兰姨娘,骑着小驴回老家的宋妈,不理我们小孩子的德先叔叔,椿树胡同的疯女人,井边的小伴侣,藏在草堆里的小偷儿。读者有没有注意,每一段故事的结尾,里面的主角都是离我而去,一直到最后的一篇《爸爸的花儿落了》,亲爱的爸爸也去了,我的童年结束了。那时我十三岁,开始负担起了不是小孩子所该负的责任。如果说一个人一生要分几个段落的话,那么父亲的死就是我生命中一个重要的段落,我写过一篇《我父》,仍是值得存录在这里的:


写纪念父亲的文章,便要回忆许多童年的事情,因为父亲死去快二十年了,他弃我们姊弟七人而去的时候,我还是个小女孩。在我为文多年间,从来没有一篇专为父亲而写的,因为我知道如果写到父亲,总不免要触及他过早离开我们的悲痛记忆。

虽然我和父亲相处的年代,还比不了和一个朋友更长久,况且那些年代对于我,又都是属于童年的,但我对于父亲的了解和认识极深。他溺爱我,也鞭策我,更有过一些多么不合理的事情表现他的专制,但是我也得原谅他与日俱增的坏脾气,以及他日渐衰弱的肺病身体。

父亲实在不应当这样早早离开人世,他是一个对工作认真努力、对生活有浓厚兴趣的人,他的生活多么丰富!他生性爱动,几乎无所不好,好像世间有多少做不完的事情,等待他来动手,我想他的死是不甘心的。但是他的早死,与他多种的嗜好也有关系。他爱喝酒、爱打牌,到了周末,我们家总是高朋满座。他是聪明的,什么都下功夫研究,他害肺病以后,对于医药也很有研究,家里有一只五斗柜的抽屉,就跟个小药房似的。但是这种饮酒熬夜的生活,便可以破坏任何医药的功效。我听母亲说,父亲在日本做生意的时候,常到酒妓馆林立的街坊,从黑夜饮到天明,一夜之间喝遍一条街,他太任性了!

母亲的生产率够高,平均三年生两个,有人说我们姊妹多是因为父亲爱花的缘故,这不过是迷信中的巧合,但父亲爱花是真的。我有一个很明显的记忆,便是父亲常和挑担卖花的讲价钱,最后总是把整担的花全买下。父亲动手栽花了,我们也兴奋地忙起来,廊檐下大大小小的花盆都搬出来。盆里栽的花,父亲好像特别喜欢文竹、含羞草、海棠、绣球和菊花。到了秋天,廊下客厅,摆满了秋菊。

花事最盛是当我们的家住在虎坊桥的时候,院子里有几大盆出色的夹竹桃和石榴,都是经过父亲用心培植的。每年他都亲自给石榴树施麻渣,要臭好几天,但是等到中秋节,结的大石榴都饱满得咧开了嘴!父亲死后的第一年,石榴没结好;第二年,死去好几棵。喜欢迷信的人便说,它们随父亲俱去。其实,明明是我们对于剪枝、施肥,没有像父亲那样勤劳的缘故。

父亲的脾气虽然暴躁,但是他有更多的优点,他负责任地工作,努力求生存,热心助人,不吝金钱。我们每一个孩子他都疼爱。我常常想,既然如此,他就应该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,使生命得以延长,看着子女茁长成人,该是最快乐的事。但是好动的父亲,却不肯好好地养病。他既死不瞑目,我们也因为父亲的死,童年美梦,顿然破碎。

在别人还需要照管的年龄,我已经负担起许多父亲的责任。我们努力渡过难关,羞于向人伸出求援的手。每一个进步,都靠自己的力量,我以受人怜悯为耻。我也不喜欢受人恩惠,因为报答是负担。父亲的死,给我造成这一串倔强,细细想来,这些性格又何尝不是遗传我那好强的父亲呢!(1951年8月8日)


童年在北平的那段生活,多半居住在城之南——旧日京华的所在地。父亲好动到爱搬家的程度,绿衣的邮差是报告哪里有好房的主要人物。我们住过的椿树胡同、帘子胡同、虎坊桥、梁家园,尽是城南风光。

收集在这里的几篇故事,是有连贯性的,读者们别问我那是真是假,我只要读者分享我一点缅怀童年的心情。每个人的童年不都是这样地愚I而神圣吗?

林海音

一九六年七月

惠安馆传奇

01

太阳从大玻璃窗透进来,照到大白纸糊的墙上,照到三屉桌上,照到我的小床上来了。我醒了,还躺在床上,看那道太阳光里飞舞着的许多小小的尘埃。宋妈过来掸窗台,掸桌子,随着鸡毛掸子的舞动,那道阳光里的尘埃更多了,飞舞得更热闹了,我赶忙拉起被来蒙住脸,是怕尘埃把我呛得咳嗽。

宋妈的鸡毛掸子轮到来掸我的小床了,小床上的棱棱角角她都掸到了,掸子把儿碰在床栏上,格格地响,我想骂她,但她倒先说话了:

“还没睡够哪!”说着,她把我的被子掀开来,我穿着绒褂裤的身体整个露在被外,立刻就打了两个喷嚏。她强迫我起来,给我穿衣服。印花斜纹布的棉袄棉裤,都是新做的,棉裤筒多可笑,可以直立放在那里,就知道那棉花多厚了。

妈正坐在炉子边梳头,倾着身子,一大把头发从后脖子顺过来,她就用篦子篦呀篦呀的,炉上是一瓶玫瑰色的发油,天气冷,油凝住了,总要放在炉子上化一化才能擦。

窗外很明亮,干秃的树枝上落着几只不怕冷的小鸟,我在想,什么时候那树上才能长满叶子呢?这是我们在北京过的第一个冬天。

妈妈还说不好北京话,她正在告诉宋妈,今天买什么菜。妈不会说“买一斤猪肉,不要太肥”。她说:“买一斤租漏,不要太回。”

宋妈梳完了头,用她的油手抹在我的头发上,也给我梳了两条辫子。我看宋妈提着篮子要出去了,连忙喊住她:

“宋妈,我跟你去买菜。”

宋妈说:“你不怕惠难馆的疯子?”

宋妈是顺义县 的人,她也说不好北京话,她说成“惠难馆”,妈说成“灰娃馆”,爸说成“飞安馆”,我随着胡同里的孩子说“惠安馆”,到底哪一个对,我不知道。

我为什么要怕惠安馆的疯子?她昨天还冲我笑呢!她那一笑真有意思,要不是妈紧紧拉着我的手,我就会走过去看她,跟她说话了。

惠安馆在我们这条胡同的最前一家,三层石台阶上去,就是两扇大黑门凹进去,门上横着一块匾,路过的时候爸爸教我念过:“飞安会馆”。爸说里面住的都是从“飞安”那个地方来的学生,像叔叔一样,在大学里念书。

“也在北京大学?”我问爸爸。

“北京的大学多着呢,还有清华大学呀!燕京大学呀!”

“可以不可以到飞安——不,惠安馆里找叔叔们玩一玩?”

“做晤得!做晤得!”我知道,我无论要求什么事,爸终归要拿这句客家话来拒绝我。我想总有一天我要迈上那三层台阶,走进那黑洞洞的大门里去的。

惠安馆的疯子我看见好几次了,每一次只要她站在门口,宋妈或者妈就赶快捏紧我的手,轻轻说:“疯子!”我们便擦着墙边走过去,我如果要回头再张望一下时,她们就用力拉我的胳臂制止我。其实那疯子还不就是一个梳着油松大辫子的大姑娘,像张家李家的大姑娘一样!她总是倚着门墙站着,看来来往往过路的人。

是昨天,我跟着妈妈到骡马市的佛照楼去买东西,妈是去买擦脸的鸭蛋粉,我呢,就是爱吃那里的八珍梅。我们从骡马市大街回来,穿过魏染胡同、西草厂,到了椿树胡同的井窝子,井窝子斜对面就是我们住的这条胡同。刚一进胡同,我就看见惠安馆的疯子了,她穿了一件绛紫色的棉袄,黑绒的毛窝,头上留着一排刘海儿,辫子上扎的是大红绒绳,她正把大辫子甩到前面来,两手玩弄着辫梢,愣愣地看着对面人家院子里的那棵老洋槐。干树枝子上有几只乌鸦,胡同里没什么人。

妈正低头嘴里念叨着,准是在算她今天共买了多少钱的东西,好跟无事不操心的爸爸报账,所以妈没留神已经走到了“灰娃馆”。我跟在妈的后面,一直看疯子,竟忘了走路。这时疯子的眼光从洋槐上落下来,正好看到我,她眼珠不动地盯着我,好像要在我的脸上找什么。她的脸白得发青,鼻子尖有点红,大概是冷风吹冻的,尖尖的下巴,两片薄嘴唇紧紧地闭着。忽然她的嘴唇动了,眼睛也眨了两下,带着笑,好像要说话,弄着辫梢的手也向我伸出来,招我过去呢。不知怎么,我浑身大大地打了一个寒战,跟着,我就随着她的招手和笑意要向她走去。可是妈回过头来了,突然把我一拉:

“怎么啦,你?”

“嗯?”我有点迷糊。妈看了疯子一眼,说:

“为什么打哆嗦?是不是怕?是不是要溺尿?快回家!”我的手被妈使劲拖拉着。

回到家来,我心里还惦念着疯子的那副模样儿。她的笑不是很有意思吗?如果我跟她说话她会怎么样呢?我愣愣地想着,懒得吃晚饭,实在也是八珍梅吃多了。但是晚饭后,妈对宋妈说:

“英子一定吓着了。”然后给我沏了碗白糖水,叫我喝下去,并且命令我钻被窝睡觉。

这时,我的辫子梳好了,追了宋妈去买菜,她在前面走,我在后面跟着。她的那条恶心的大黑棉裤,那么厚,那么肥,裤脚缚着。别人告诉妈说,北京的老妈子很会偷东西,她们偷了米就一把一把顺着裤腰装进裤兜子,刚好落到缚着的裤脚管里,不会漏出来。我在想,宋妈的肥裤脚里,不知道有没有我家的白米?

经过惠安馆,我向里面看了一下,黑门大开着,门道里有一个煤球炉子,那疯子的妈妈和爸爸正在炉边煮什么。大家都管疯子的爸爸叫“长班老王”,长班就是给会馆看门的,他们住在最临街的一间屋子。宋妈虽然不许我看疯子,但是我知道她自己也很爱看疯子,打听疯子的事,只是不许我听我看就是了。宋妈这时也向惠安馆里看,正好疯子的妈妈抬起头来,她和宋妈两人同时说:“吃了吗?您!”爸爸说北京人一天到晚闲着没有事,不管什么时候见面都要问吃了没有。

出了胡同口往南走几步,就是井窝子,这里满地是水,有的地方结成薄薄的冰,独轮的水车来一辆去一辆,他们扭着屁股推车,车子支支扭扭地响,好刺耳,我要堵起耳朵啦!井窝子有两个人在向深井里打水,水打上来倒在一个好大的水槽里,推水的人就在大水槽里接了水再送到各家去。井窝子旁住着一个我的朋友——和我一般高的妞儿。我这时停在井窝子旁边不走了,对宋妈说:

“宋妈,你去买菜,我等妞儿。”

扣扣族  津ICP备18006400号-1  Copyright © 2010 - 2018 http://wap.qqzu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